さとぴ☺︎

黃暴現場😳

是我

几万年不更新打开LOFTER看看居然还涨粉了?!嗯?!()

好看!!!

魇家小鬼:

这是个粗糙的一宣_(:зゝ∠)_

为了给天然庆生,总共集结了20位爱天然的小伙伴!

(感谢感激!让我们干了这杯天然!

☆《街が色づく頃》

★天然only小说本。清水无肉。主AO。

☆预计210P砖头本,A5,全彩。

★不参CP,11月26日开始网店预售。

☆预售详情会在25日放出。

★定在12月24日发售。


爱天然。

就产粮。

:)




楽屋

-cp混乱慎点
-各怀心事,都是黑的
-五段五个人分别的角度
-看完不能骂人

A Side

周二上午一般有VS的收录,推开电视台休息室的门,果然今天我也不是第一个到的。房间里的单人沙发上已经坐了一个人手上举着今天的晨报。

“早上好啊,翔桑。”

“早上好,相叶酱。”

“他们都还没来?”

“嗯,昨天晚上收到大野桑的简讯说他和松润去喝酒了,今天会稍微晚点也说不定。”

“他俩关系真的很好呢。”

“我也觉得不可思议呢,明明性格相差那么大的两个人。”

翔桑一边笑着一边喝了口咖啡。

正说着,Nino推开门走了进来。

“早上好~”

他放下他的单肩包,掏出游戏机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上。

“大叔呢?”

啊啊,怎么一来就找leader啊。

——对不由自主这样想的自己感到失望。

“他昨天晚上和松润去小喝了两杯,刚还跟相叶酱讲来着。”

“这样。。。”Nino不冷不热地回答道。

说话的空档间,翔桑手上已经换了另一家新闻社的晨报。新闻难道不是都报道的一样的事情吗?果然因为是新闻工作者,所以看报纸的出发点不一样?

啊,算了,相比之下更想把注意力放在对面的人身上。

“我说啊,Nino。。。”

“。。。嗯?”对面的人只是挤出一个模糊的鼻音。

“一会儿收录完要不要一起去喝一杯?”

“不要。”

今天也被果断的拒绝了。

虽然到现在为止人生的一大半时间都和Nino在一起,但是私下里和Nino相处的机会还真是很少。之前他有来我家一起玩游戏,一起吃饭什么的,不过那些是因为他觉得我是个能带给他安心感的朋友罢了。

只不过是一个朋友,一个认识时间有点长的朋友。

不过如此。

我随意翻着桌上的杂志,时不时悄悄抬头看看Nino。虽然表面上他沉浸在游戏当中,但是他按下游戏机上按钮的动作却透露出他的烦躁。

应该是在介意翔桑刚刚说的事情,昨天晚上leader和松润去喝酒的事情。

我知道的,我都知道的。

你喜欢leader的事情。


N Side

推开休息室的门,很意外的没看见一向会早来的润君。

“大叔呢?”

一开却口不由自主地变成另一个人的事情。

“他昨天晚上和松润去小喝了两杯,刚还跟相叶酱讲来着。”

从樱井桑丝毫不介意的口气来看,他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看样子是已经习惯了大野桑给他传简讯汇报生活了吧。

啧,习惯真是可怕的东西。

我一如往常拿出游戏机打开存档,距离收录还有些时间,应该能把这关过了。

大野桑可能来晚就算了,润君来晚真的很少见啊。润君不是喝醉会胡搅蛮缠的人,不像大野桑。

不像大野桑。

突然脑海中浮现出之前润君和大野桑误入樱井桑夜会的场景,那双在樱井桑脖子上划过的手和软绵绵的“翔君”让我感到有些烦躁。

昨天晚上他是不是也喝醉了,软绵绵地缠着润君撒娇呢。

闯关失败的游戏音效将我从令人不愉快的设想中拉了回来。

“大叔怎么还不来。”

“在路上了哦。”樱井桑晃晃手中的手机。

啧。

我点了点头。

“啊,和松润一起呢。”

樱井桑的手机收到简讯又响了一下。

“真是的,他俩昨天晚上一直在一起吗,真是悠闲啊哈哈哈。”

樱井桑终于放下手中的报纸,喝完手中的咖啡。

“leader还真是什么事情都会跟翔桑讲啊。”

“是吗哈哈哈哈,昨天晚上他还跟我发了看NZ直播的照片,那个人真的买了那么大的电视哦。”

大概是边说边翻出了那张照片吧,樱井桑又笑了起来:“真的好夸张啊,搞不懂他在想什么。”

八成是在想你吧樱井桑。

我尽量不让自己表现的太明显,只是稍稍撇了撇嘴。

“早上好~”

“早上好,抱歉来得有些晚了。”

休息室的门被推开,润君就那么圈着大野桑走了进来。

“leader早上好!刚刚翔桑还在跟我们讲你看NZ的时候给他传照片。”

“嘿嘿嘿,是吗,那多不好意思。。。不过翔君真的好厉害啊,昨天直播后回去应该很晚了吧,但是今天看起来还是一如既往的帅呢。”

大野桑说着坐到了我旁边,喝了口大麦茶发起了呆。

我戳了戳他的肚子。

“真是的,人家樱井桑也是很忙的好吗,干嘛事事都要给人家发简讯。”

——还是忍不住说出了这样的话。

对不起,明明知道你对樱井桑的心意。。。

不过也可能就是因为知道你对樱井桑的心意,我才忍不住这样说。


O Side

早上和润君来到休息室的时候其余三人已经先到了。

“真是的,人家樱井桑也是很忙的好吗,干嘛事事都要给人家发简讯。”

“他跟你们讲了?”

Nino头也不抬,只是专注地盯着他的游戏机。

“讲的可开心了。”

“啊,这样。。。”

没有被厌烦是好事,但是都说是和润君一起去喝酒了还给他发了两人很亲密的自拍,翔君就不能表现的介意一点吗。

不过想想也是,他又不喜欢我干嘛要介意我和别的成员出去喝酒。

我喜欢翔君。

不是成员之间的那种喜欢,不是朋友之间的那种喜欢。

翔君很温柔,不管我做什么说什么他都会回应我,即使知道翔君对我的感情不过是普通朋友,可能比普通朋友稍微好一点,但也就不过如此了。即使现在因为是ARASHI一员的关系不能谈恋爱结婚,但是总有一天他会和自己喜欢的女孩结婚生子,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

只是想想就有点厌恶到想吐。

居然对成员抱有这种龌龊的感情,不禁开始讨厌这样的自己。

抬头刚好对上翔君的眼神,他看着我笑了笑。

“智君又在发呆啊哈哈哈。”

“fufu。。。可能还没醒酒吧。”

果然只要对上翔君的笑容,就会感到难过。

我转过身侧卧在沙发上不再去看翔君的方向。


M Side

“这个苹果要削皮吗?”

“还是削了比较好吧。啊,这里还有水果刀。”

翔桑递给我一把折叠的水果刀,然后继续低头看手机。

我坐在相叶酱旁边削起了苹果。

相叶酱喜欢Nino的事情我是从很早之前发现的。大概是10年前?还是更早?总之就是相叶酱看Nino时的神情与看别人时的都不一样。

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那种神情,温柔包容但是又有些无奈。

无奈是自然的,毕竟Nino眼中是另外一个人的身影。

Nino从以前开始就对谁都不温不冷,在正确的时机说出正正好的评论或者吐槽,用他独有的方式维持团里现在这种平衡的关系。

他以为他掩饰的很好,但是今天早上我确定了一件事情。

一件猜测了很久的事情。

虽然从出道的时候开始Nino就和大野桑关系很好,两个人经常黏在一起说小话做小动作。但是最后Nino会被大野桑吸引这件事还是在我的预料之外。

本来只是觉得在大野桑向别人撒娇或者示好的时候Nino的反应有些奇怪,但是我也都理解成过度保护了。面对大野桑那种性格,任谁多少都会被激起保护欲。

可今早我无意识搂着大野桑的肩膀推开休息室门的时候,Nino抬头看了我一眼,那不是看成员或者朋友应有的眼神。

冷冰冰的。

原来翔桑已经把昨天我和大野桑去喝酒的事情告诉他们了啊。

也不知道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

即使是成员,甚至是好朋友,也很少会有人实时发简讯汇报自己的生活吧。

昨天晚上大野桑给翔桑发送了我们的合照,还故意选了一张最亲密的。可能是喝多了的缘故,大野桑后半段的表情就越来越复杂,后来干脆只是呆呆地盯着酒杯,然后时不时检查自己的手机有没有新简讯。

今天早上也是,表面和平常没什么两样,实则在低落翔桑对他不过是朋友的态度。

简直一目了然。

但是对于旁人来讲倒是没有一点破绽。

对于这些乱七八糟的情感线我也没什么兴趣参与,只是在等待收录的时候想想起因经过结果,证实一下自己的猜测,说白了都是打发时间。

既然大家各有各的想法,我也没有必要打破这个平衡就是了。

我笑了笑,将刚刚削好的苹果递给对面窝在沙发上的大野桑。


S Side

经常听其他艺人说ARASHI关系好,当场可能不会有什么实感,但是每次团番收录前五个人聚在一起的时候是真的会有这种感觉。

虽然说和成员在一起相处的时间有快20年了,但是也完全不会觉得厌烦,想想也真是不可思议。团里的五人总是能保持一种和谐的平衡感。

因为早上刚好要送女友去上早班,便顺便来早了一点。相叶酱和Nino随后来,最后来的是昨天晚上一起去喝了点小酒的松润和智君。

啊女友的事情还没有跟成员提起过,不过也没有什么提的必要吧。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彼此也应该有一些私人空间,也为了省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今天的休息室也一如往常,Nino从进屋开始就一直在玩着游戏,相叶翻着杂志和Nino说着无关紧要的话。智君贴着Nino发呆,松润正认真地削着苹果。

智君是leader,但同时也有很多不像leader的地方,比如现在他正窝在Nino旁边昏昏欲睡,然后松润笑着递给他了一颗削好的苹果。

智君的这种地方真的是会想让人不由自主地照顾他。

他会给我发简讯讲自己最近的生活什么的,有时还会带照片,有自己的,自己的作品的,自己和别人的合照的。

话说昨天发给我的和松润的合照能看得出关系真的很好啊。

能成为ARASHI的一员真是太好了。

“今天的收录也拜托各位了~”

富士台的工作人员推开门说道。

成员边回话边起身向外走,松润很贴心地撑着门让其他人先出去。

“谢谢~”

“没事~”

待我出去之后松润关上休息室的门跟了上来。

“今天是樱井桑和Nino爬墙吗?”

“恩恩好像是的。”

“Nino要小心腰哦。”

“我没事的,倒是樱井桑,拜托你今天不要挂壁。”

“我也没有每次都挂壁啊。。。”

“哈哈哈哈哈哈,翔桑好可怜哦。”

。。。

我们一边开着玩笑一边走向摄影棚。



-大概就是一个A喜欢N,N喜欢O,O喜欢S,S是直的还有大家都不知道的女朋友,M冷眼旁观一切本线最大的玩家。这样。的故事。(x

当我饭的cp中的其中一人对我告白了我该怎么办(18)

-山组(SO)

-脑洞产物慎入

-有毒

-终于扣题进入正轨了!

-情节回顾请点tag【比心


十八、当我饭的cp中的其中一人对我告白了我该怎么办


“樱井桑觉得这样真的好吗?”

左想右想,大野还是给樱井发了条信息。


虽然之前感觉能和自己喜欢的专栏作家一起工作很开心,尤其当对方还是个帅哥的时候,但是最近两人一起主持的这个美食节目的走向却是越来越迷。


收视率是很好啦没错,但是靠着cp赚收视真的好吗?作为樱井的专栏粉丝,大野是希望导演能放更多心思在宣传美食上而不是怎么炒作cp上。 


“诶?大野桑是指什么事呢?”


收到樱井的回信之后,大野是真的有点搞不懂这位专栏作家了,现在节目的走向这位大作家还会看不出来吗?居然反问自己是指什么事情。


节目收录的时候大野一看见樱井那圆溜溜天真无邪的眼睛就来气。


既然你还看不出来,那我就好好卖一把cp。


大野故意表现的非常亲昵,甚至开口叫了“翔君”。在居酒屋跟二宫说起的时候都想给收录时的自己翻个白眼。


“嗯。。。可是等一下啊大叔。”二宫喝下一大口啤酒满意地打了个嗝,抬头说道。


“嗯?”


“你干嘛那么在意卖cp这个事啊,事务所那边和电视台现在都想走这个线路。”


“可是。。。”


“你想想啊,人家组合出道的怎么都能凑好几对cp同时带动组内人气。可是你这不单人出道吗。。。不过当时为了变着法的扩大粉丝群你不是也配合公司做’润智’吗?”


“那是两码事。。。”


“一码事哦大叔,那时候不也有粉丝是为了cp来的而不是你们歌唱的好或者舞跳的好吗。。。嗯。。。不过从某种角度来说也是两码事呢。”


二宫放下杯子抱起胳膊不怀好意地看着大野笑。


“干。干嘛。”


“你挺喜欢那个樱井老师的啊。”


“那,那是因为我一直在看他的专栏啊。”


“啊,我是指另一方面的喜欢。”


“还会有哪种喜欢。。。”


“就是想亲他的那种喜欢。”


大野脑中一闪而过樱井形状好看的嘴唇和在横滨港口“不小心”印在樱井脸上的吻。


“可是。。。”

“nino!”


大野正准备说点反击的话,相叶就推门而进。


“啊啊,真是现在都不敢相信我还能和小大成为朋友,还一起出来喝酒呢!”


“因为相叶酱很可爱啊!”


“啧,两个笨蛋。”


。。。


“所以樱井桑啊。。。他,他到底怎么想的啊。。。”


“嗯?小大你说翔酱怎么了吗?”


“我也不知道啊呜呜呜呜。。。”


“啊,啊等一下,小大你别难过。。。”


“大野桑!啤酒禁止!!!”


“呜呜呜呜翔酱。。。”


。。。睡梦中大野被人温柔地拉进一个怀抱,来人身上淡淡的清香减轻了睡前酒精带来的不适感。然后就是好像被人轻轻地放在什么软软的东西上,怎么能这么舒服啊。。。然后那股清香好像在渐渐远去,大野下意识伸手抓了一把,于是那股清香又飘了回来。。。啊好舒服啊嘿嘿嘿。。。啊,等一下?这香味怎么越来越近了???


——所以现在到底为什么面前是一张樱井放大了好几倍的脸,还压在自己身上,自己还躺在樱井家的沙发上?!


大野万万没想到自己已经好几年不会喝醉,自从遇上这个樱井桑以来,喝多了两次,每次醒来还都是在樱井家,这到底是个什么魔咒?!


更让大野转不过来的是自己嘴唇现在有点湿湿的,好像刚才还有什么柔软的东西亲过自己一样。虽然他还有些恍惚,但是照目前这个状况来看那个柔软的东西大概就是自己面前这个人的嘴唇吧。

“啊,啊,那个等一下!不是这样的大野桑。。。”樱井慌忙起身坐在一边。


大野也起身对着樱井盘坐在沙发上,说实话他现在不想听樱井解释什么,发生都发生过了还有什么好解释的,但看着眼前的人红着脸手忙脚乱地解释,大野偷偷地笑了笑,但还是尽力板着脸。


“那是。。。怎样的?”


“就是,那个,啊。。。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刚刚只是看着这么可爱还在撒娇的大野桑有点反应不过来!然后,就。。。”


“翔君。”


“是!”


“其实可以叫我智哦。”


“啊!好的!智君,就是那个。。。嗯?智君?”樱井反应过来之后有点疑惑地抬起头看着对面肩膀一抽一抽的人。


“智,智君?”


听出樱井话里的焦急,大野停止笑容调整了一下呼吸坐到樱井旁边。大概也有借着酒精的原因,大野仰头直接在樱井嘴上又咂了一口。


“我喜欢你。”



我cp。樱井翔真是撩得一手好大野智。我不想继续码文了。毕竟。怎么写都没有人家自己玩的甜【x

当我饭的cp中的其中一人对我告白了我该怎么办(17)

-山组(SO)

-看标题知结尾

-脑洞产物设定非常神经病慎入

-大家希望之后看什么梗也欢迎留言

-昨天没更是因为没想好小标题【


十七、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樱井一如既往坐在乐屋等番组收录。


说到番组收录,他有想过向导演关于现在的番组导向提意见。虽说可能只是个短期期间限定番组,但站在原作专题作家的角度,他并不觉得卖cp是个宣传的好方法。

但是樱井最终忍住了,原因是只要收视率高能起到给大野智做宣传的作用就行了,毕竟本身一起做MC就已经害怕连累到他了,更别说现在收视正红的时候要提什么改变导向之类的傻话。


不过奇怪的是今天大野居然没来他这串门。


樱井打开他和大野的聊天页面。


“智君:樱井桑觉得这样真的好吗?

re:诶?大野桑是指什么事呢?”


然后就再也没收到过大野的回信。。。


番组收录的时候大野表现的也和往常一样没什么特别的地方,但是。。。


“不愧是樱井桑啊,推荐的拉面好好吃~”

“樱井桑经常说有个好吃的店,也带我去呗~”

“啊,这个翔君肯定爱吃呢!”

“啊,擅自叫了翔君呢,fufu。。。”


难道是错觉么,怎么今天这个小团子说话格外甜,甜的樱井心里有点发毛。


果不其然,收录结束后,大野像变了一个人。


“那个,大野桑要不要一起去我上次说的那家店喝一杯?”


“不用了,我今天约了nino和爱拔酱一起。”


“爱拔。。。酱?”


“嗯,也是樱井桑的编辑吧?”


“嗯。。。话说刚刚不是都叫我翔君了么?”


“樱井桑要是没有什么别的事我就先走了。”


“啊。。。好。”


明显突然变冷的小团子令樱井不禁开始思考自己又有哪里做错了。左想右想果然还是和昨天晚上的消息有关?


可是“樱井桑觉得这样真的好吗”里面的“这样”到底是哪样啊?难不成真的是大野装了天眼看到自己在看同人文了吗???


而且就再也没有回信这点也是让樱井感到极为困惑。难道自己问一下也不行吗?还是说对方觉得自己明知故问?嗯?等一下?那果然还是在说同人文的事?诶???


樱井差不多完全陷入了名为大野生气的原因的怪圈之中,碗里的荞麦面也是吃得食不知味。


“小哥你的电话响了哦?”坐在樱井旁边的大叔拍了拍他。


“诶?啊,抱歉。。。”


说曹操曹操到,来电显示是大野智。


“喂?怎么。。。”


“翔酱你快来!!!”


“嗯???爱拔桑?”


对面的声音不是小团子而是自家编辑。仔细听听背景音好像还有点嘈杂?


“啊。。。没时间解释了,总之你先来!就是原来那家居酒屋。”


挂掉电话,樱井拦了辆车就往过赶。


只是在包间门口都能听到里面三人的声音。。。


“啊,真是的,大叔你别着急啊。爱拔氏你打电话了没有啊?”


“翔酱应该快到了才对啊!”


“翔酱~翔酱~翔酱~”


“我在的!”


听到小团子黏乎乎的声音,樱井急忙推门而入,还没看清眼前到底是什么状况就被来人扑了个满怀。


大野软软地挂在他脖子上,一下一下垫着脚蹭他,还一直嘟囔着“翔酱”。但是翔酱基本不能理解现在到底是个什么状况。


“我管不了了,樱井sensei,大叔就交给你了。”说完,二宫就侧身出了包间。


“啊!nino等我!”相叶也扔下樱井追了出去。


嗯???等一下???哪里不对啊???


樱井任由大野挂在他脖子上,帮他戴上宽檐帽和自己的黑框眼镜,举步维艰地走到前台买了三人份的单。


之后樱井只好连同脖子上的人形挂件一起先回到自己的公寓,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把大野放在沙发上之后想起身去倒杯茶,不料被大野一个用力又扯了回去,惯性使得樱井不小心将大野压在了身下。


大野的小圆脸泛着潮红,一双下垂眼湿漉漉地看着樱井,无辜地嘟着嘴。


看着大野湿润的嘴唇,樱井不由自主地咽了口唾沫,着了魔一般越靠越近。


当我饭的cp中的其中一人对我告白了我该怎么办(16)

-山组(SO)

-看标题知结尾

-脑洞产物设定非常神经病慎入

-如果能按照大纲写差不多进行了一半了【你

-大家希望之后看什么梗也欢迎留言

-太久没更新了估计前文也忘得差不多了所以抄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十六、以其人之道反治其人之身


樱井和大野的新节目播出后反响很好,杂志销量和收视率都升高了不少,还顺带给大野四月的新剧做了宣传。


便利店里面正在放送广播,主持人刚好提起了最近很受好评的一个美食节目,樱井忍不住嘴角上扬,然后不好意思地用杂志遮住自己的脸。


“那个,请问您是樱井桑吗?”


“嗯?啊,是的。。。”


“天啊!见到生人了!”面前的小姑娘兴奋地捂着嘴:“能和您握手吗?”


“可以是可以。。。”


“真的吗!谢谢!!!”


和一脸状况外的樱井握了手,小姑娘红着脸道谢。


“我很喜欢您主持的那个美食节目!”


“哦哦!谢谢喜欢!我会努力的!”


樱井不好意思地摸摸后脑勺,举起手中的杂志示意了一下:“不好意思,我现在要去结账了,真的非常感谢你的喜欢,每周到要看哦!”


“嗯!。。。诶?这不是大野桑表纸的新杂吗?”


“啊。。。嗯,就是那个,里面不是有关于新节目的访谈吗,想说买来看看。。。”


说这话的时候,樱井整个人都是虚的,但是总不能说自己是饭,大野表纸的每本都在买。。。


“樱井桑好厉害!!!”


“哪里哪里。。。”


迅速买好杂志回家之后,还没来得及把杂志拿出来好好欣赏,手机提示收到了一封信邮件,发件人是二宫。


只有一张图片附件,樱井点开发现是一条推特的截图。


“刚刚在便利店见到了樱井桑!很温柔!还和我握手了QAQ

ps. 樱井桑在买大野桑表纸的新杂哦嘿嘿嘿。。。”


这个二宫,不用工作的吗?天天视奸推特。。。


樱井回了一句“多谢二宫桑费心。”


因为和大野共同节目的缘故,樱井最近也多了不少粉丝,在接二连三被人搭话之后,迫不得已樱井也得在出门的时候稍微做点变装。


“感觉最近翔君的人气都要比我高了呢,fufu。。。”


收录前大野跑来樱井的休息室赖着不走,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就是坐在樱井旁边翻翻手机。


“哪有,怎么能比得上大野桑。。。这回多拉马试写会还不知道能不能抽中呢。。。”


三天前樱井从大野智FC里面参加了这回多拉马的试写会抽选。不过按照以往的概率是不太可能中的。


“诶,翔君要从我的FC里面抽吗?直接去和nino讲一声就好了哦?”


“可以吗???”


“嘛,理论上是没问题,就是要看nino愿不愿意了。。。”


“大野桑!”


只要想想二宫对自己的态度,樱井就不觉得自己能顺利从二宫那里拿到入场许可。


“。。。”


“大野桑!”


“只是个试写会而已有什么好看的啊。。。现在大野智本人就在樱井桑面前诶,还不够吗?”


“也不是啦。。。”


看着大野鼓着的脸颊,樱井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才好。


作为大野智的粉丝,樱井还是很想去参加这次试写会的,但是就如同大野所说的那样,明明本人都在自己面前,明明两人现在是对等的关系。。。


“抱歉打扰一下,樱井桑,大野桑,收录拜托了。”


电视台的staff正好在这个尴尬的时刻推门进来。


收录的时候虽然没有固定的台词,但是台本还是有的,收录的过程中也会有staff在摄像机旁边举着看板提示主持人该说的话。


“请大野桑和樱井桑的互动再多一些。”


收录前被导演这样讲了,收录中提示看板里面要求大野对樱井讲的台词也多了。


“嘛。。。樱井桑和大野桑的互动也是节目的看点之一嘛。。。抱歉两位为了节目稍微牺牲一下。”


“没事的!”


能有更多和大野互动的机会对于樱井来讲当然没什么好拒绝的。只是这个时候樱井还不是特别明白导演说的“牺牲”到底是什么意思。


“大野君和樱井君的互动真的好可爱啊!!!”


“我推樱井大野啊啊啊啊啊!!”


“有没有SO同人文求推荐!!”


“期待下期的糖w”


等一下,这个画风???


樱井在逛大野智相关帖子的时候发现了一些似曾相识的东西。


原来自己和大野的cp已经这么火了啊。。。说实话,樱井真的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站在自己做美食repo的角度来说,是非常不希望自己的观众抱着去看cp的心态去看节目,毕竟是自己辛苦收集来的美食资讯,怎么就变成卖cp的节目了呢。


虽然心里这么想,樱井还是不受控制地点开了一片人气颇高的SO同人文。文里描述的大野真是100分的可爱,看了看作者简介果然是大野智的粉丝。虽然文中的大野非常可爱,但其真实身份却是一个地下组织的卧底。这种具有反差的设定也让樱井看得不能自拔。回过神的时候已经一点多了。


“可是就剩最后一章了诶。。。”


樱井翻翻目录,顺手点开了最后一章。


“樱井翔将大野智一把推倒在床上,轻轻抚过他好看的脖颈。


“翔,翔君。。。”大野智伸出粉红的舌头舔舔嘴角。


。。。”


被突如其来的肉惊得一跃而起,樱井在看与不看的选择中苦苦挣扎。


我,我就看一小下!


正当樱井准备点开剩余全文的时候,“叮”地一声手机提示有新信息,来信人是大野智。


“樱井桑觉得这样真的好吗?”



Love Situation

-山组(SO?)

-短小一发完结

-无比喜欢这首歌

-BGM:Love Situation


“智君,现在要不要见一面?”


电话中传来熟悉的声音,大野兴奋地差点打翻桌上的颜料盘。


“翔君已经忙完了吗?”


“嗯。。。”对方讲话的声音有点闷闷的:“今天刚好忙完这季度的工作,明天去大阪出差,但是下午才走,你要不要现在过来?”


“嗯!我现在过去!”


大野挂掉电话,家居裤也来不及换,抓了外套随便穿了双鞋就往外走,从玄关的镜子里看见自己乱糟糟的头发,想了想又扣了顶棒球帽。


周六的车站人不是很多,但买票的时候还是稍微花了点时间排队。大野急匆匆地拿着票冲进距离楼梯口最近的一节车厢。


刚刚好赶上。


不知道是因为刚才跑着上楼梯的缘故还是要去见樱井的缘故,大野的心脏跳得很快。


——早知道就用IC卡了。


他也不是没有IC卡,只是最近没怎么用过不知道扔到哪里去了。毕竟之前的IC卡也是因为经常去见樱井图方便买的,想想最近已经两个月没见面了。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大野自己是个自由插画师,想什么时候起床什么时候起床,想什么时候上班就什么时候上班,只要他能保证稿子按时交就成。但是樱井不一样,樱井在都内的大企业做理财分析师,平时本身工作量就大,最近更是忙得昏天暗地,压根没时间理大野。


大野看着手中淡黄色的车票,一想到马上就能见到樱井了,不由嘴角上扬成好看的弧度。


说起来两人相识的契机好像就是电车,嘛,说电车可能也不太准确。


中学时期的大野是个“不良”,头发盖住耳朵留到肩膀,天天皱着眉顶着一张臭屁脸,对人也是爱理不理,更不要说学习了,他数学考试就没得过两位数的成绩。


不过据本人描述,头发是懒得去剪所以一直留着,皱着眉是因为普通表情下的八字眉看着太容易被欺负了,学习完全是因为不喜欢。并没有一点身为“不良”的自觉。


而当时的樱井憧憬着这样的大野。


他们每天上学同一班电车但是不同校,那个时候樱井还是一枚小豆丁,瘦瘦小小的他经常被人欺负,所以每当在电车上遇见一脸不耐烦,狂拽酷炫吊炸天的大野的时候,总是用羡慕的目光盯着大野猛看。


他以为自己没暴露。


直到终于进了大野所在的高中,在电车中故意站在穿着同样校服的大野旁边。


“噗。”


他听见旁边的人轻轻笑出了声,转过头去看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自己已经比对方高了这个事实。


“不仔细看真的发现不了是你呢同学。”


“啊?”


“不就是你吗,在电车里一直死盯着我看的,以为你染了金毛我就认不出你了?”


看着身边的人好看的笑颜,樱井一时慌张了起来。


“哪,我哪有一直盯着你看!”


大概是上了年纪容易怀旧,大野看着身边空出的位置想起当时樱井倔强的表情和通红的耳朵,强忍住笑意。

后来大野提交部活申请书的时候在学校又碰见了金毛同学,才知道他叫樱井翔,是校足球队的主力,看着像不良但是成绩好的一塌糊涂。


两人混熟了之后几乎天天腻在一起。


“翔君,你这样每天中午和我一起吃饭好么?”


“嗯?”


“就是,好多女孩子排队给你做便当诶,你却在这里跟我一起啃饭团。”


“可是我就是喜欢和智君一起吃饭啊。”


啊,说道吃饭,一会儿得去便利店买点什么吃的给樱井带过去,听他的声音就知道他又没有好好吃饭好好休息。


大野跟着人流下了车,一路小跑到车站的便利店,买了便当,顺手又拿起一个饭团。


从便利店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远处的夕阳被楼房挡住一半,另一半洒满街道,亮的大野睁不开眼。


就和当时一脸坚定的樱井一样。


大野高中毕业后去了同城的绘画专门学校,樱井还是有事没事来找他玩。有些什么情绪早就变了,但两人都不说。


终于樱井也毕业了,决定去外地念大学,大野去送他的时候也是这样一个夕阳很漂亮的日子,樱井背对着夕阳,金色的头毛和亮晶晶的眼睛看得大野心里一阵发酸。他故意一脸拽样地摸摸樱井的头叫他小鬼。


“。。。我会回来的,智君别难过。”


“。。。我才不难过。”


“那你干嘛哭啊。”


“阳光太刺眼了。。。”


话没说完,樱井低头亲了他,小小的金属耳扣反射着阳光,真的很刺眼。


大野一手提着塑料袋,一手压着帽檐遮太阳。


仔细想想还真是不可思议,从那之后过了大概10年?这10年中大野成了小有名气的自由插画师,樱井在外地就职,随后又请求公司将自己调回来。刚开始樱井也窝在大野的住处,奈何大野的公寓实在太小,首先没地方挂他的那些个西装,其次就是这个单人床怎么讲都非常不方便,各种意义上。于是樱井升职加薪后攒了点钱又贷了款,在都内买了一套公寓,但考虑到创作和必要的个人空间,大野还是决定留着他那套小公寓。


事实证明这个小公寓还是很有必要的,比如这一阵樱井忙的基本睡在公司,留大野一个人在大公寓里实在睡不着觉,又不敢打电话打扰樱井工作,于是拿了点东西回去他的小窝了。


之前还说还得一个星期才能忙完,但是今天突然打来了电话说要见他。


大野站在樱井家门口发现自己走太急忘记拿钥匙,只好伸手按了按门铃。


“来了~”


门里传来樱井的声音,大野有点紧张地摸了摸鼻子。都10年了,到底为什么见他之前还会紧张啊。。。


“智君!”


樱井裹着毯子光着脚打开门,头发翘的老高。


“翔君怎么不穿。。。鞋。。。”


最后一个音硬是被挤在了来人的怀抱里。


“我想你了。”


“嗯,我也是。”


夕日眩しくて街に広がって


そして君に会える


夕阳好耀眼染遍了街头,


我这就要去见你。



横滨工厂夜景(doge脸